叔叔在车上要了我,哥哥,轻点,好疼好大

编辑:情感故事2020-03-23 20:14:26 关键字:叔叔在车上要了我,哥哥,轻点,好疼好大

叔叔在车上要了我,哥哥,轻点,好疼好大
十月一日,清晨,六时。

清婉正睡得香甜,这些年为了恢复修为而养成的晨练习惯,在赖床面前变得不堪一击。

一阵的电话铃声响起,清婉伸手摸向放在床头的手机,接通后放在了耳边。

“婉婉,醒了吗?要不要一起去湖边走走?”顾一默温柔的声音从电话那端传来。

“可是被子精缠着我,不想让我下床怎么办?”进入耍赖状态的清婉小朋友懒懒地翻了一个身,把脑袋埋进软软的枕头里。

“呵呵……那需不需要男朋友去帮你降妖除魔呀?”顾一默在心中暗搓搓的想着,叫女朋友起床这项工作实在是太有爱了,他觉得自己可以做一辈子。

“不用了啦,被子精和枕头妖联手了,我再和他们斗上半小时,你等等我哦。”清婉同学赖床的理由十分之强大。

挂断电话,翻了个身,头在枕头上蹭了蹭,清婉继续睡回笼觉。半个小时后,她准时从在与被子精和枕头妖的战斗中抽出身来。

洗漱完毕,扎起一个萌萌哒的丸子头,换上了一套粉嫩嫩的运动服,拿出手机拨通了顾同学的电话号码。

“婉婉。”顾一默看着来电显示,唇边逸出一抹温柔的笑容。

“顾小默同学,你的女朋友已上线,你要不要带她出去晨练啊?”清婉看着自己一身萌萌哒的装扮,觉得今天一定可以萌倒她的男朋友。

“好啊,对了,大哥的伤还要拔几次毒?”顾一默突然想到昨天给柯弈栩拔毒时,清婉说过毒还没有清除干净。

“再有一次就够了,拔完毒再连敷我的独门秘药十天左右,他的腿应该就能完好无损了。”清婉小盆友想到,自己空间中堆积成山的那些药中好像还有不少祛腐生肌膏来着,一会儿找一下,有这对症之药可以让她省事很多。
叔叔在车上要了我,哥哥,轻点,好疼好大

“要不我们现在过去?”顾一默看了一下桌子上放着的今日行程安排,觉得要是去得晚了,估计女朋友又要被他热情的娘亲缠住了,正好趁着住在省.委大院里的娘亲还没有赶过来,他们早去早回。

“可以啊,那你等我一会儿,我拿一下需要用的东西。”清婉心想:别的都好说,今生所学需要的东西都被她放在空间最显眼的位置,她随时可以取用,只有祛腐生肌膏,一百多年没用了,不知道搁哪个角落里去了,她要回空间好好找一下。

“好,正好我们去外公家蹭一顿早餐。”顾一默执笔在今天的行程规划上修改起来,嗯,今天父亲还要加班,那就晚上再带着婉婉回家吃饭好了。

挂了电话,清婉直接闪身进入核心空间直奔竹楼而去,是的,竹楼,在进入这一世的第五年,空间就升级了,用来种植的田地从一亩变成了两亩,用来储物的茅屋变成了两层楼高的小竹楼,那口可以强身健体、排毒养颜的活泉也多分出了一条支流直接汇入了竹楼后的一池温泉之中。

当清婉从一堆前世存下的瓶瓶罐罐中找到祛腐生肌膏时,不禁也在心中期待能够早日看到这个空间下一次进化后的样子。

被当成药园子和大仓库的核心空间:小主人,就你这智商,再进化一次我也还是药园子和大仓库的说,感觉器生很绝望啊!

给顾一默发了一条信息后她打开了房门,正好碰上同时打开隔壁房门的顾同学。

今天的天气很好,两人沿着酒店的小径,向着柯家别墅方向,一边欣赏风景,一边缓慢地跑了起来。

二十多分钟后,两人已经坐在了柯家别墅的客厅之中,因为是假期,所以这个时候,除了柯老爷子夫妇之外,其他柯家人都还尚未起床。

最后一次的拔毒十分顺利,再确认过柯弈栩体内已经没有僵尸毒后,清婉从包中取出了一个瓷瓶交给顾一默,“僵尸毒一旦拔完,柯大哥伤口处的痛感就会恢复,这是去腐生肌膏,你先帮柯大哥涂抹在伤口上吧。”

“这个需要多久换一次药?”顾一默打开药瓶,一股草药的清香立时飘出。

这就是膏与药的不同,药丸味道内敛,比如清婉最拿手的九花玉露丸,而膏药则香味外放,就比如眼前的祛腐生肌膏。按说祛腐生肌膏既然可以祛腐,那么涂抹在伤口上应该会比较疼,而且还会有一些刺激性味道,但是顾一默目前拿在手里的这瓶去并不是这样。
叔叔在车上要了我,哥哥,轻点,好疼好大

在最后一点毒素被拔除后,立刻就感觉到伤口剧痛的柯弈栩,在表弟为自己伤口上药的一瞬间,就很明显地感觉到了疼痛的减轻。

向刚刚起床的柯弈栩的母亲、顾一默的大舅妈、汪秀昕女士详细的解说了敷药的一系列注意事项后,清婉揉着空空的小肚子,在顾一默的带领下直奔餐厅而去。

感觉到无事一身轻的婉婉同学,在柯老夫人孙外婆的热情劝说下,又默默地多吃了两屉汤包。

理想是美好的,后面经常会跟上一句现实是残酷的,这简直就是千古不变的真理!所以,想要在武林市好好过二人世界的顾小默和莫小婉注定是要失望的了……

就在柯家众人还在争论今天小默要带着婉婉必去的十大景点到底是哪十个的时候,一个陌生的来电号码出现在了顾一默的手机屏幕上。

在这个手提电话还是稀罕物的时代,在这个手机只能打电话、发短信,手机游戏不是俄罗斯方块就是贪吃蛇的时代,骚扰电话这个新鲜事物还没有得到蓬勃得发展。

按下通话键,电话中传出一个似曾相识的声音,“顾小公子,您好,我是杜子腾,昨天晚上我们刚在酒店见过的。”

姓杜,又是这么耳熟的名字,顾一默自然立刻想到了昨天晚上那个大堂经理打扮的男子,只是肚子疼这个名字让他嘴角抽搐了一下,“杜经理,您好,请问您找我有什么事情?”

“顾小公子还记得我,真是太荣幸了,今天给您打这个电话乃是我杜家家主有事相求,希望您和莫小姐能够施以援手。”电话那端有些嘈杂,似乎有很多人在讨论着什么。

顾一默心想,昨天晚上才见的你,今天就忘了,你以为我有健忘症?再回想起那个一脸谄媚地坑了赵嘉铭的青年,觉得他在杜家的地位应该不低,否则不会在明知道那是隐世赵家的人还敢那么光明正大的坑。

杜家在武林市乃是吴越省都可谓是地头蛇一般的存在,自家父亲执政吴越,若是能得到杜家的大力支持,一定可以省心很多,只是说好陪婉婉出去玩的可能要食言了。

抬头看了清婉一眼,顾一默还是有些犹豫,第一天让她医院游也就算了,毕竟是自家表哥出事,这第二天却要为了外人……

似乎是感觉到了男友的纠结,清婉抬头看了看他,咽下了口中的汤包后说:“又有什么好玩的事情啦?我也要去哦!”

“好,带你去!”顾一默伸手揉了揉清婉头上的小丸子,打开了免提,对着电话那边的杜子腾说道:“什么事,说吧!”

“上周六晚上,我杜家有一个族人在魔都遇害,这件事情不知道您知不知道?”杜子腾不答反问。

“知道,那天十大世家、八大门派各有一人出事。”顾一默有些失望,如果是这件事情的话,其实大概情况他们和羲组都已经分析过了,但是因为此事涉及甚广,所以羲组并未向十七家势力通报目前的调查结果。
叔叔在车上要了我,哥哥,轻点,好疼好大

“是的,自从那件事情以后,家族担心再有案件发生,就把在外的精英弟子都强制性的召集回了武林市。可是,就是在家族族老们的眼皮底下,昨天晚上又出事了。家族精英弟子排行榜上排行第三的杜子杞在自己家中被杀。”杜子腾的声音也带上了几分沉重,杜子杞的功夫与他在伯仲之间,他都会死得如此无声无息,那么自己岂不是更危险?

“怎么死的?”这次被吊起兴趣的是清婉,她直接问了出来,关于那十八个人的死,若是自己推测的没有错,那么应该只是转移羲组注意力的声东击西之计,可是怎么又有人死了呢?

清婉与顾一默相视一眼,都没有直接否认这个死亡事件与那十八人的案件的关系,因为如果这个人是因为任何常规原因而死的话,那么杜家就不会特意提到上周六的事情。由此可见,这个人的死因一定很奇特,甚至有可能又是一个死因不明。

“这个我也说不清楚,能否麻烦两位亲自过来看一下?”提起死者的死因,杜子腾似乎有些心有余悸。

“好,把地址给我,我们这就过去。”清婉觉得若是真的跟那十八个人的案件有关联,那么自己的推测就要推翻了,这可真不是一个好消息啊!

两人向家中长辈表达了歉意,并承诺这几天只要有空一定会过来吃饭后,才柯家司机的护送上直奔目的地而去。

到了案发现场,即杜子杞的家中,就看到这里已经被警察封锁了,上百名警员将这一栋三层小楼围得水泄不通。

“顾小公子,莫小姐,你们终于来了。”杜子腾的声音出现时,他的身影还尚未出现在眼前。不一会儿,就见他从一堆警员身后走了出来,对着二人微鞠一躬以示敬意后,就引着他们向封锁线内走去。

走进案发的房间,预料中热闹的法医法证人员尽皆不见,只有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正等在那里。

“这是我六叔杜公辅,现任武林市局副局长。”杜子腾立刻上前给顾一默二人引见。
叔叔在车上要了我,哥哥,轻点,好疼好大

互相见过礼后,清婉示意男友先去看看尸体情况,她则是在房间内随意的查看着。顾一默上前看了一眼尸体的现状后,才招手让女友过来一起查看。

顾小默在心中默默吐槽,谁能告诉我,为什么鬼都不怕的女朋友会怕看尸体?以前还好,都是自己偷偷瞄一眼,觉得死相不太难看的,再仔细检查,若是那种美式恐怖片风格的,她就会跳过尸检,直接找“线人”提问,嗯,有线人就是那么牛!

清婉:其实每次让我看尸体,我的内心都是拒绝的。谁说不怕鬼就不能怕看尸体了。再说了不看尸体也能知道死因,不是更能说明本宝宝比较牛吗?

相关文章
叔叔在车上要了我,哥哥,轻点,好疼好大

叔叔在车上要了我,哥哥,轻点,好疼好大

呵呵……那需不需要男朋友去帮你降妖除魔呀?”顾一默在心中暗搓搓的想着,叫女朋友起床这项工作实在是太有爱了,他觉得自己[详情]

关于爱情保鲜,到底应该怎么做呢,掌握4个小伎俩,让你们更幸福。

关于爱情保鲜,到底应该怎么做呢,掌握4个小伎俩,让你们更幸福。

其实,恋爱当中的新鲜感,也就是所谓的荷尔蒙分泌,当你们相处久了,彼此的身体适应了对方的存在,也就不容易对彼此做出反应,产生[详情]

在婚姻里面不管两个人有多相爱,聪明的女人从不把这三样东西交给男人

在婚姻里面不管两个人有多相爱,聪明的女人从不把这三样东西交给男人

在婚姻里面不管两个人有多相爱,总会有一些事情是属于自己的隐私,是不想让对方知道的,因为这些事情说出来往往会伤害到夫妻[详情]

宝贝抬高点我会轻轻的,每天晚上被老公吃下面

宝贝抬高点我会轻轻的,每天晚上被老公吃下面

宝贝抬高点我会轻轻的餐桌上,儿子好奇的问着:“爸爸,今天的肉为什么这么的香,这么的好吃!”[详情]

床笫之欢描述细致的小说文段,宝贝看着我是怎么要你的

床笫之欢描述细致的小说文段,宝贝看着我是怎么要你的

床笫之欢描述细致的小说文段,那天老公的朋友半夜上我家借宿,他称着老公不在家,竟然要对我做出轨的事情,宝贝看着我是怎么要[详情]

contact us

Copyright     2018-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靓女时尚 (闽ICP备19023088号 )
郑重声明:本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犯版权请速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处理。